您的位置 首页 交互体验

深圳航天智慧城市研究院

深圳航天智慧城市研究院

目前,航天技术与产业正沿着军民深度融合的道路快速发展,正逐步融入城市管理与改革,推进城市管理创新,实现城市管理精细化和长效化。如何进一步推动航天技术与产业落地应用,快速融入行业和区域信息化建设,提升城市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是航天企业和政府部门共同关心的话题。深圳航天智慧城市系统技术研究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城院”)成立一年多来,立足深圳,为中国智慧城市建设发展注入新的活力。近日,本刊记者对深城院总经理马祥斌进行了专访。

军民融合推动航天技术新应用

目前,我国在天基系统的建设上累计投入已达3000多亿元,但卫星资源还未得到充分利用。近年来,中国航天一直在推动天基资源的落地应用,这也是军民融合深度发展的重要措施。在马祥斌看来,“天地一体化”既是天基系统和地面应用的有效结合,也是航天与地方的紧密联合。深城院结合卫星遥感、导航和通信技术等优势,努力推动“智慧城市+卫星应用”航天技术应用服务。

深城院以卫星遥感、航空遥感、无人机遥感和地面遥感等影像为基础,综合利用无人机测控、数据链、地面视频、物联网监控等技术手段,为城市发展规划、城市运行管理、城市经济社会发展提供天空地一体化的数据支持。具体的应用有:通过遥感影像与实地核查相结合,对城市变化(特别是典型城中村违章建筑变化)、河道及水环境、城市管理等进行分析,为城市监督执法提供可靠的决策依据。

卫星导航系统可提供精确的时空基准和有效的位置服务,是智慧城市运行的重要保障,为城市交通导航、应急指挥调度、建筑与地下管网的安全监测等提供有力的支撑。“北斗卫星导航定位系统的精度在8~10m,大方向上的定位和导航基本能满足用户需求,但城市导航应用精度还有待提升。”深城院从“地+空”两方面开展研究:一是地面导航网格,在路面地钉内部集成磁感应、通信、雷达水声等多种功能,形成地面导航与通信网格,结合天基导航系统,实现精准定位;二是“倒北斗”系统,将伪卫星导航定位设备布置在山顶、楼顶等城市高点上,既增强定位精度,同时大大降低成本。

卫星通信在城市中的落地应用主要是防灾减灾预警应急管理。深城院试图打通天基卫星与地基网络之间的关系,未来可不必依赖卫星电话,通过有线电话与卫星通信链路进行远距离传输,进一步解决应急状态下的通信问题。同时,建立卫星应急通信网、互联网、物联网、有线通信网、无线通信网等综合组网体系,完善政务网、专网和公共网络的有机联网体系,从而实现全方位互联互通。

马祥斌提出,要推动卫星应用服务智慧城市建设,应着力解决卫星应用网格问题。目前,我国的卫星数据主要应用于行业部门,地方接收和使用数据能力较差。如果将来每个地市都建立起通信、导航、遥感卫星数据接收体系,将形成全国的卫星应用网格。“智慧城市+卫星应用”,将推动天基走向地面应用网格,有助于打通卫星应用的“最后一公里”,也是中国航天服务民生、保持竞争力的重要选择。

天地一体 探索智慧城市新方法

智慧城市建设是一个复杂的巨系统,钱学森提出的大成智慧理论正是解决智慧城市建设最有效的方法论。

城市治理首先要摸清具体管理对象,如城市的设施、人口、企业、经济和民生等;其次是掌握管理对象状态,通过视频监控、位置服务、物联传感和人工巡查等手段来实施;三是优化对象管理的方法和流程,如政府职能、权责和流程等;四是采用虚拟现实技术,实现发现即处理。

城市管理中常规化、流程化、模式化的工作应交给电脑理,“人”重点解决和完成工作中非常态化、非流程化的问题和内容。“如同我们的航天工程管理一样,卫星发射时,计算机系统和传感器相连,发现问题后马上提出解决方案。”马祥斌说。例如,以前的政府审批,由多个部门串行审批,流程繁杂,需要好几个月才能批下来,但通过流程和信息化再造,各部门并行审批,将这个时间缩短到几天,大大提高了政府办事效率。

马祥斌认为:“智慧城市,就是让城市动起来,也就是让数据多跑路,百姓少跑腿。”通过设立网上办事大厅和社区办事大厅,将以前集中的受理窗口下沉到各个社区里,真正做到便民惠民。同时,城市的管理者还要对社会舆情进行采集与分析,及时发现民众需要解决的问题,快速处理并提供服务。结合天空地一体化、室内与室外一体化、地上与地下一体化、静态与动态一体化、政情与社情一体化、人文与地情一体化、资源与政务一体化、线上与线下一体化、虚拟与现实一体化,综合构建城市的数据采集、数据传输、数据处理和数据应用体系,结合政府管理流程优化再造模型,最终实现“发现即处理”这个目标。

总的来说,智慧城市要从根本上解决政府和民众之间的协同问题,提升城市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使行政管理更高效、民生服务更到位、社会生活更和谐。

立足深圳 打造智慧城市新模式

深城院是按照中国航天科技集团与深圳市人民政府战略合作协议要求,在深圳成立的落地机构。马祥斌认为:深圳有可能成为全国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智慧城市。原因有四:一是深圳有2000万人口,户籍人口仅400万,政府编制按照户籍人口编配,管理人员严重不足,急需采用现代化信息管理手段解决,政府需求迫切;二是深圳是一个年轻的城市,作为改革之城、创新之城,政府管理人员对信息化接受和应用能力较高,无论是在理念上,还是在信息化基础设施建设布局上,在全国都处于领先地位;三是经过30多年发展,经济基础雄厚,经济总量全国城市排名第四,对智慧城市建设投资力度大;四是深圳是一个拥有特区立法权和地方立法权双重“大权”的城市,是全国地方立法与改革实践的“排头兵”,在政策法规建设方面为智慧城市提供了良好的环境。

立足深圳,坚持协同创新,是深城院推进智慧城市建设的核心和根本。在综合规划与深圳航天智慧城市研究院统筹方面,深城院先后为“智慧龙岗”和“智慧南山”提供技术与工程总体设计,编制新型智慧城区行动方案,为各部门的信息化建设提供指引。在行业应用方面,深城院的业务集中于“水、火”两行业,一方面在龙岗区、坪山区大力推进“智慧安监”和“智慧消防”项目建设;另一方面与宝安区环境保护与水务局合作建成河务通系统,深圳市以宝安区为试点,大力推动河长制、智慧环水务建设。

一主两翼探索企业发展新路径

为适应国家智慧城市建设发展的新形势,深城院重新确立了发展思路,即以核心产品——城市信息资源平台为主,以无人机地面网络和地面PNT网络为补充的“一主两翼”的发展战略,大力推行科技创新和管理创新,探索智慧城市建设业务多元化。

推动智慧城市建设中的“一中心,三平台”架构。“一中心”即城市信息中心,包括基础设施平台、网络平台和云平台,采取“物理分开,逻辑集中”的方式;“三平台”分别是城市信息资源平台、政务公共管理平台和社会公共服务平台。

城市信息资源平台采集空间信息、动态信息、公共信息、政务信息和社会信息五类数据,进行分类和存储等管理。为打造这一城市信息资源平台,在业内首先提出了建设“蜂窝式数据库”的构想:将数据单元细化到每个企业、部门,甚至个体用户。马祥斌解释:“为什么要打造蜂窝式数据库?这是因为个人数据的更新频率远远低于访问频率,利用这些闲时数据可以极大地减少后台工作量,降低设备的配置,从而达到节约成本、提高效率的目的。”在此基础上,对大数据进行充分挖掘、分析与融合,提供专题产品服务。

政务管理平台主要服务于三类政府部门用户。一是市政府、区政府、街道办、社区等综合类用户,为其提供数据统计、态势监测和分析等服务。二是大行业类用户,如水务、消防、警务、教育等,为其巡查、办理、监督执法和结案评估四大环节提供数据支撑。三是行业协同类用户,如多规合一、网格化治理、应急保障等,为其提供预案分析并辅助决策。一般来说,各政府部门信息化的公用部分大概有40%基本相似,深城院将功能相似的内容沉淀到政务管理平台中,有助提高各部门办公、办事效率,提升管理服务水平。

社会公共服务平台是面向企业和公众的“窗口”,包括网上窗口、社区窗口和个人APP等,提供可公开发布信息和可公开政务服务。马祥斌介绍道:“把面向社会的公共服务平台看作’前台’,把政务管理平台和汇聚的大数据资源看作‘后台’,通过前后台联动一体,实现政务协同高效和公共服务普惠化。”

务实进取构建智慧城市新窗口

打铁还需自身硬,深城院整体组织架构包括三部(总体部、综合部和财务部)和六个业务中心(市场、系统、产品、数据、卫星应用、运营)。其中,市场中心负责市场、商务和宣传等;系统技术中心推行“小核心、大外围”的经营策略,为政府和企业用户提供“最强大脑”;产品研发中心保持创新研发水平,持续开发CityWorksTM核心产品、河务通等智慧产品;数据中心负责对城市空间信息和动态信息等基础数据的采集、分析和处理;卫星应用中心致力于推动通信、导航、遥感等领域的天空地一体化应用;运营服务中心主要负责系统的运营和数据服务。“三头六臂”共同支撑起了深城院的智慧城市业务发展。“成立一年多来,我们主要集中力量在队伍建设和能力建设上,这是一个蓄势的过程。为后续在深圳和福州市场开拓打下坚实的基础。”马祥斌介绍道。

关于深城院未来的发展,马祥斌提出:“要务实、落地。充分发挥航天品牌和技术与工程总体方法论优势,深城院力图成为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在智慧城市建设方面的窗口。同时,通过在治水提质等多领域创新模式,为政府提供技术和服务支撑,成为全国智慧城市建设的行业示范。未来深城院将以CityWorksTM平台为基础,紧紧围绕数据做文章,以数据为核心,用活数据,用足数据,通过‘智慧城市+卫星应用’发展模式,推动城市科学决策,带动城市治理,促进产业发展,实现便民惠民。”

关于更多深圳航天智慧城市研究院内容,可以收藏本网页。内马尔假摔 专访|续接航天技术“最后一公里”领跑智慧城市“最先一公里”——访深圳航天智慧城市系统技术研究院有限公司总经理马祥斌

关于作者: 51bs

热门文章